澳洲有1160个加盟商,哪个是“轻松赚钱”的美梦,哪个又是“倾家荡产”的噩梦?

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梦想过拥有一家麦当劳、肯德基加盟店,又能随时吃到美食又能轻松赚钱,再好不过。在澳洲如果拥有一家小店,若是可以一直坚持下去,终究会豪宅名车锦衣玉食。这似乎也是老一辈华人移民们的美好愿景。

不久前,澳洲政府更是推出了一个号称史上投资移民门槛最低的签证,这个签证相比于以往的移民签证最大的特点就是它对投资金额没有要求,而且它英语的门槛只需要雅思4个五分。

但是它也有很多的限制;第一就是你必须要有创新理念和切实可行的商业计划;第二是只有创业成功了才能够拿到永久居民的身份。据悉,这个签证首先在南澳试行。也就是说,至少在2019年之前必须要去南澳创业。由此以来,应该会有不少人涌入南澳和阿德莱德。

那么问题是,这部分投资移民会选择怎样的创业项目呢?

博满金资首席金融分析师魏睿昊先生在采访中表示:最近一段时间可以看到来澳大利亚本地买生意的投资移民又开始多了起来,这部分投资移民的首选往往是一些比较容易经营、不需要特别复杂技能的零售类店铺,在这之中又会有不少人选择连锁加盟店。

和单独开店相比,加盟连锁经营至少有下列优势:

  1. 品牌的知名度和认可度
  2. 既有的客户群
  3. 一揽子的启动与经营支援
  4. 已有成功的既定经营模式,让加盟者少走弯路
  5. 总公司对分店持续的指导和支持

就像硬币的两面,加盟连锁店也不是完美无缺,也并非适合于所有的人和所有的情况。有时候,加盟连锁店会让怀揣梦想的投资人不知不觉就走入了一个噩梦。

当Fairfax传媒曝光7-11便利店欺诈员工薪酬丑闻,而便利店加盟商却表示无力赔偿时,我们就该有所察觉;加盟店并不如我们想象那般是通往财富的捷径。有许多加盟店的店主真正得到的利润连7-11便利店打工的青少年基本工资都不如。

不可否认,澳大利亚知名加盟品牌Bakers Delight和Boost Juice的创始人都靠着加盟生意模式基金了富豪名单,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无法忽略那些被迫破产的加盟商以及现在仍然在法庭上与特许经营品牌针锋相对的加盟商。

许多购买加盟店特许经营权的人都是为了避免做独立做小生意的风险。因为,小生意确实很难成功。

据统计,根据本财年开始前最新数据,澳大利亚约有10%的小生意在年底前关闭。大多数小生意能撑过一年都不容易,而经营四年后往往只有60%的存活率。所以,许多人都想要通过购买特许经营权获取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

但事实上,一些研究表明,购买了特许经营权的加盟店失败率已经超过了独立小生意。

而且,特许经营商甚至不会考虑加盟商的利益;比如7-11,如果一家7-11加盟店利润可观,总公司就会在离这家店不远处再放置一家7-11加盟店。比如,Pie Face加盟店的一位买主发现自己需要每天凌晨两点就开始工作才能有盈利的可能;比如,一家快餐加盟商在购买特许经营权后才发现,公司给自己安排的店面位置可以说是与客流“绝缘”,但由于自己是刚刚来到澳洲的新移民,没有在购买前发现这个问题。

根据格里菲斯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对28家当前和曾经的加盟商进行了深入研究,发现大多数购买加盟店的人并没有接受过商业经营教育,在购买他们的专营权之前,近一半甚至没有咨询会计师或律师。

显然,有无数人在没有经过专业咨询、认真考虑的情况下,就决定把自己毕生的积蓄投入到一个特许经营加盟店里。这些人也就成了特许经营商的“财路”。

目前,澳大利亚有1160个特许经营商(数据来自:Franchising Australia Report from 2014,已是最新数据版本),并试图将旗下加盟店出售。那这到底是1160个美梦,还是1160个噩梦?

“禁言”之下,

特许经营加盟店巨头RFG究竟发生了什么?

博满金资首席金融分析师魏睿昊先生表示,说起澳大利亚的特许经营加盟店就不得不提到零售食品集团( Retail Food Group)。

在澳洲,普通民众可能对零售食品集团 Retail Food Group(ASX: RFG)并不了解,但提起Donut King、Michel’s Patisserie、Gloria Jean’s Coffees 就会觉得眼熟,这些餐饮连锁店在澳洲的大街小巷都不难发现,甚至一定会有些读者曾经动过加盟其中之一的心思。RFG 就是以上这些品牌的全球特许经营授权商。

RFG拥有Donut King、Brumby’s Bakery、Michel’s Patisserie、bb’s Café、Gloria Jean’s Coffees、It’s A Grind、The Coffee Guy、Café2U、Esquires、Pizza Capers和Crust Gourmet Pizza Bar等特许经营品牌,并以Di Bella Coffee、Evolution Coffee Roasters Group和Roasting Australia咖啡制造品牌向现有品牌体系和第三方客户供货的大型咖啡批发商。

2014年下半年,该公司旗下的Gloria Jean’s咖啡连锁店还与中国的“狗不理”包子连锁店携手合作,成立了联合加盟企业。

2016年初,RFG迎来了第2,500家加盟店开业的发展新高度。一切看起来都是激动人心的。

但在去年的12月11日,对RFG可谓是名副其实的“黑色星期一”,其股价暴跌逾25%,达到了四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股东们纷纷抛售股票,公司市值在一天之内流失了两亿多澳元。

大幅下挫的股价引起了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的注意,针对其发起的问询,零售食品集团表示自己遵守了持续披露的义务,并没有刻意对股东隐瞒任何导致此次股价暴跌的相关信息。

那么这次RFG股价大跌是事出何故呢?

原来,是因为Fairfax新闻集团刊登多篇报道,对RFG的经营结构以及商业模式进行了披露。其中更是深入报道了RFG欺压加盟商的情况。数百家商店因RFG的残酷商业模式,而面临破产。

自报道刊登后,100多家加盟商均纷纷挺身而出,描述自己在RFG体制下的经历。有人甚至因此而婚姻破灭,或退休金付之一炬,或惨遭破产。

据12月11日《澳洲人报》最新报道,RFG公开否认Fairfax传媒指责其未适当支持加盟店合伙方的说法,认为其自身为支持旗下加盟店而作出的努力以及此前公布的财务经营业绩都没有被公正的报道,并重申公司业绩表现依赖于各分支,已推出长期框架方案加强与加盟店的合作,同时聘请德勤协助开展两年期的业务重审。另外公司对于薪资合规义务非常重视,已采取措施规范加盟店行为并为其员工提供意见反馈渠道。

回应是铿锵有力的,但事实上,RFG并没有对Fairfax报道中犀利的提问给予真诚的回应。

另外,该集团还发出严重警告,要求店主不能公开投诉,否则将违反签下的特许经营协议,并向目前现有加盟商发送了一封详细介绍公司媒体协议的信函。

在该协议下,若媒体或第三方咨询企业、品牌或加盟关系等相关信息,RFG将提供支持。同时由于这些原因,若媒体或第三方就上述事项提出任何问题,加盟商在回答之前必须获得RFG的批准。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加盟商Wayne Hong称,自己简直就如奴隶般生活着,“他们把我们像狗一样对待”。还有许多加盟商皆声称该公司监视他们,并收取特许经营费等各项费用,以此推动品牌稳定发展,并从中获得高额利润。

新州的Michel’s Patisserie加盟商表示:“我终于安心了,这件事长久以来如鲠在喉,如今终于得以公之于众。”

另一名加盟商称:“2017年1月,我不得不将Crust Gourmet Pizza Store的业务进行清算,我的房子、退休金和储蓄都没了,现在只能靠着养老金生活。”

居住在昆士兰州Marsden的茱莉娅-班克斯(Julia Banks)这些年来更是一直经受着恐慌症发作的折磨。她经常会在半夜突然惊醒,心跳加速,浑身冒汗。这一切都始于她和丈夫共同做的一个决定——加盟RFG旗下品牌之一的Donut King,并开始经营这家连锁甜甜圈店。

做这个决定的原因,显而易见,不过就是一个小家庭期待通过加盟的形式,成为零售食品集团这样行业巨头产业链的一环,从而得到大公司的资源以及经验,并借助大品牌的名气更快的让自己的店铺生意走上正轨。但对于茱莉娅来说,不但事与愿违,而且一家人的生活也几乎被这这个决定摧毁。

2015年年初,茱莉娅与RFG签订了特许经营协议,并开始了Donut King甜甜圈加盟店的经营。在经营之初,不论是RFG总部、周围亲戚朋友还是茱莉娅自己,都认为经营RFG旗下的加盟店是个再明智不过的选择,这样声名在外,并且产业链完备的店面就好比一座金矿,未来可期。

但事实却给了满怀希望的茱莉娅狠狠一耳光——加盟店从开店第一天就一直亏损,甚至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收支平衡的情况。

2017年11月,茱莉娅夫妇再也坚持不下去,他们清理打扫了店铺,将甜甜圈制造机和咖啡机打包,通知所有员工到一家小饭馆参加圣诞聚餐,并且在聚餐时,正式向所有人宣布了甜甜圈店将永久关闭的消息。茱莉娅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心碎的,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茱莉娅一家已经因为这家店赔上了几乎所有的积蓄,连自己的房子都保不住了。

事实上,茱莉娅一家只是RFG旗下上千个加盟商之一,他们破产后走投无路的窘迫也绝对不是个例。据此前媒体报道,与茱莉娅一家有同样经历的加盟者就达到上百个。不只是Donut King,RFG旗下Brumby’s,Gloria Jean’s,Pizza Capers,Crust Gourmet Pizzas和Michel’s Patisserie的加盟商也不能幸免。

茱莉娅的丈夫约翰·班克斯(John Banks)在店铺倒闭后写信给RFG总经理安德烈·内尔(Andre Nell),并在信中提到自己的店面已经成为RFG旗下品牌加盟店倒闭潮中的一员,作为加盟商之一,自己并没有什么其他选择;要么将店面大幅降价出售,要么眼睁睁的看着这家店成为“幽灵店”,没有顾客、没有收入、只有填不尽的资金黑洞。

Fairfax在专题报道中也提到,目前有几百家RFG旗下的加盟店正在出售或即将出售,包括Gumtree、Seek.com.au 以及澳洲本地中文平台都可以找到相关广告。据估计,目前有17%的Gloria Jean咖啡店正在出售,至少25%的Pizza Capers正在出售。其他品牌,包括Michel’s Patisserie,Brumby’s和Crust Gourmet Pizzas的出售店面比例也相当高。

约翰请求总经理安德烈回购其当年在RFG聘请的代理人引导下买下的这家店铺,并表示RFG和代理人联合起来卖给了自己一个“赔钱货”。

约翰表示,当年代理人在向自己推荐加盟店的时候,只提供了部分销售数据,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提供完整的财务账目,自己是在签署合同之后才拿到了店面真实的财务账目,在已经没有回头路的情况下,约翰绝望地发现,自己买下的店此前在RFG的管理之下,每年亏损额高达12万澳元。

约翰在写给总经理Andre的信中严词表示,自己对RFG及其所委托代理中介机构在交易过程中的动机、诚信以及交易的合规性提出严重质疑。

根据澳洲媒体报道,截止目前,约翰都没有收到来自RFG的任何回复,他收到的只有一张最新的催付店铺租金费用的催款单。

实际上,对于业内人士来说,任何加盟品牌有超过10%的店铺处于出售状态,都会在一定程度上被认为经营不善,Fairfax在几天前RFG年会时,向RFG发送了一份问询信件,信件中包括就包括询问目前RFG旗下加盟店品牌有店铺出售比例以及亏损比例,但时至今日也没有得到回复。

博满金资首席金融分析师魏睿昊先生在采访中提醒投资者,如果目前市面上出售加盟店占品牌加盟店总数20%以上的话,通常就代表这家店存在严重问题。如果只有2%到3%,或者5%以下,才是一个出色的表现,5%到10%的范围也是可以接受的待转手店面数量。

 

特许加盟店变身“吸血鬼”:

资本增长的秘密

自从2006年以每股1美元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以来,RFG在大多数时间里为股东创造了创纪录的利润,股本回报和股息分红,RFG股价在2015年触及7.15澳元高点。

在过去的十年里,RFG收购了包括Crust Gourmet Pizzas,Pizza Capers,咖啡连锁店Gloria Jean’s,Café2U,DiBella Coffee和食品制造&分销商Hudson Pacific在内的15个项目,总花费超过5亿澳元,成为了一家名副其实的收购巨头。

澳大利亚咖啡产业总体规模逾40亿澳元,其中零售咖啡领域规模约为32亿澳元,但目前市场上尚无一家独大的产业巨头,而是由6700家咖啡商平分秋色,每年总体盈利超过2.5亿澳元。

然而随着市场日益壮大,有不少咖啡公司考虑扩张型发展策略,通过收购门店、全方位购进咖啡烘焙、加工设备等举措,统一控制品质和成本,以期扩大市场份额。

RFG先行一步,于2015年收购澳大利亚著名咖啡连锁品牌Gloria Jean’s和布里斯班咖啡品牌 Di Bella。收购成功后,RFG将继续秉承“农场到咖啡杯”的准则,直接采购咖啡豆、在集团名下澳大利亚、美国、新西兰等国的烘焙包装厂制作加工,扩大国际市场,并计划分销至中东地区和中国。

在对Brumby’s,Michel’s和Gloria Jean这一系列咖啡品牌的收购交易之后,RFG通过向其旗下加盟咖啡店出售烘焙咖啡豆,在澳大利亚这个热爱咖啡文化的国家成为了屈指可数的烘焙咖啡豆供应商之一,年销售额连年升高,资本增长速度令人惊叹。但在增长的背后却有着阴暗面。

近日,Fairfax媒体集团就通过一篇报道揭开了RFG的商业经营模式背后的秘密: RFG利用一个近乎残酷的商业模式,将一个又一个加盟商逼上走投无路的破产之路。

首先,RFG内部存在系统性工资欺诈行为。出现这样情况的原因在于:加盟商在经营过程中会发现入不敷出是常态,所以会想尽办法、不惜一切代价减少运营成本,其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通过虚假合同雇佣员工,并尽可能地压低薪酬。而这些员工通常都是海外身份,持度假签证来到澳洲,由于身份限制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

其次,在劳动力雇用成本不断上涨、租金不断上涨等不利经营条件之下,RFG以各种名义收取费用压榨旗下加盟商。与此同时,加盟商普遍认为总部给于的支持非常有限,其原因在于RFG试图减少各项支持服务以节省成本、保留利润。这些也进一步导致了旗下品牌创新产品太少、市场宣传不足以及食品质量低下等一系列问题。

Fairfax报道中公布了一张照片(如下),照片中这个蛋糕来自RFG旗下一家Michel’s Patisserie加盟店,这个蛋糕不仅看起来已经发霉而且还有人类的毛发卡在里面。

另外,有文件显示,一些加盟店由于入不敷出、运营艰难,试图利用销售额作假等手段避免RFG在每笔销售额中抽成。RFG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已经通过各种方式监视加盟商,力求详细记录销售时间、销售产品类型、是否为现金交易等。凡是在审查中出现问题的加盟商都会被要求补交费用。

在RFG不遗余力的监视加盟商,力图不让一笔应收账款溜走的同时,加盟商们却在遭受着破产、婚姻破裂、失去退休金的痛苦。多少加盟商在无法继续经营后试图出售自己的店面时绝望的发现,市场上根本没有买家愿意接手。

在采访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40岁单亲妈妈表示,自己经营的Gloria Jean咖啡店在去年倒闭之后,自己失去了一切。现在不得不在麦当劳店里上夜班以维持生计。

今年五月份,昆士兰州Currimundi的一家Donut King甜甜圈加盟店店主在用一年时间寻找买家未果后,以1澳元的价格转手了自己的店铺。

RFG旗下的加盟店已经成了千百个店主的噩梦。

事实上,现如今心痛的不只是加盟商,还有早先将自己的生意自己多年的心血交给RFG的Brumby’s bakery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Michael Sherlock。

Michael Sherlock在2007年以4600澳元的价格将Brumby的特许经营权出售给RFG。交易完成时,Brumby’s旗下有321家加盟店并有明确的增长趋势,但根据RFG最新公布的年报,Brumby’s加盟店已经只剩下246家。

而现在Michael直言:加盟Brumby已经成了痛苦的源泉,走在街上,再看到自己当初的加盟店,已经不是正在出售就是空置,已经很难找到正常经营的店铺。也就是说,剩下的246家可能也已经是“垂死挣扎“。这些店的店主都成了可怜的人,守着一家赔钱的卖不出去的店,痛苦地变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退休金被一点点地耗尽。

事实上,Michael在2007年将Brumby’s股权出售给RFG时,还留下了7家分店,但他发现,在RFG的商业模式之下,这些店面都由盈利转为亏损。18个月前,Michael出售了自己手上最后一家店,而这最后一家店只卖了1万澳元。在2007年之前,Michael的店每年能赚10万澳元,而现在却在RFG的管理之下亏损到如此严重。

Michael在接受Fairfax采访时表示将原因归结于三点:商品成本上升、缺乏总部支持和产品缺乏创新。最重要的是,RFG是在为股东牟利,而不是为加盟商考虑。其商业模式就是尽一切可能的削减自身管理运营费用,与此同时,从加盟商处尽可能多地收取回扣和名目各异的费用。

 

加盟特许经营这笔账到底怎么算?

加盟连锁店给了投资人经营上的指导与方便,但与此同时,选择加盟店的投资人往往都是没有任何业务经验的,只是单纯地希望通过大品牌的庇护降低自身风险。而也正因为此,加盟店的投资人更有可能被套牢。在不够了解的情况下,加盟店很可能成为一次悔恨终身的投资。

比如RFG,在代理加盟投资者签署协议之前,连完整的账户信息都不会提供。就算拿到账户,也因为企业内部猖獗的工资欺诈而低估劳动力成本。“傻瓜”投资者不可能以一己之力看清楚这项投资的前景。

RFG业务模式发展的关键因素其实是基于特许经营加盟者的增长而非生意自身利润增长。也就是说,无论旗下加盟店是盈利还是亏损,RFG总部靠“抽成”以及收取高达7%的特许权使用费都是在赚钱的。另外,加盟商还要向总部贡献2.5%-6%的的营销专用资金,这些加起来,加盟商很可能需要向总部进贡总销售额的10%甚至更多。

除了最初一笔几十万澳元的购买店铺的费用,RFG品牌使用费用、RFG培训费用,文书手续费用、租金、电器花销、项目管理费以及水电费杂七杂八加起来,每年花费可高达数十万澳元。

另外,RFG的赚钱“小窍门”还有将未经处理的原材料卖给加盟商,比如作为批发商和咖啡种植商向Gloria Jean’s,Michel’s和Donut King等品牌出售咖啡豆。许多加盟商发现,其实自己完全可以在当地超市买到便宜很多的类似产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Gloria Jean的加盟商在Fairfax的采访中表示,总部的咖啡豆定价为每公斤26澳元,而同样的Gloria Jean’s咖啡豆却在Coles超市以特价每公斤20澳元出售。

在这样的企业经营模式之下,RFG的财务出现了一种“神奇”的现象:销售额在不断减少,集团盈利却大幅上涨。以Donut King为例, 2013-2017年其净销售额从1.66亿澳元下降到1.6亿澳元,但同一时期,RFG的EBITDA却大幅上涨,从1270万澳元上涨到了1740万澳元。2017年RFG的应收帐款增长了109%,而销售额仅增长了49%。

 

澳大利亚加盟店到底还能不能碰?

对于有些人而言,加盟特许经营的好处显而易见。在不需要自己辛辛苦苦建立品牌和客户群的基础上就可以轻松拥有一家完整的门店。但是事实上,在加盟特许经营店的过程中,如果处理不当,这笔投资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首先,特许经营者必须向特许经营授权商缴纳不菲的加盟费。其次,在后续经营过程中,特许经营者还需要按照一定比例向后者支付收入提成,并且可能会涉及培训、营销活动等等费用。

我们看到,很多加盟商最后不是和特许经营授权商陷入无休无止的诉讼之中,就是最终破产,血本无归。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风险,但是加盟特许经营行业也不乏成功的案例。

在黄金海岸地区从商的Athanasi Comino就是一个很好的成功案例。2010年,Comino联合其兄弟姐妹凑齐经营所需款项后加盟了健身品牌Snap Fitness连锁店。

而今,Comino和她的兄弟姐妹已经把连锁店的业务越做越大,先后在昆士兰州和维多利亚州开设了6家分店。据Comino透露,每家店的投资回报率都在30%左右,并且丝毫未有放缓的迹象。

Comino说道:“在选择加盟连锁店前,我曾经在英国做了10年的私人教练。当回到澳大利亚,摆在我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给别人打工;要么自己开店。最后,我向我的兄弟姐妹凑够经营款项后选择了加盟Snap Fitness连锁品牌。”

“之所以选择加盟特许经营,唯一的原因是我自己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创立自己的品牌。加盟前我做足了功课,因此最后做出加盟的决定是一个非常理性的结果。”

根据调研机构IBISworld提供的数据,在鱼龙混杂、变幻莫测的特许经营行业中,健身房连锁品牌却是一枝独秀。

据统计,澳大利亚健身产业价值20亿澳元,全国有超过4200家健身房。其中绝大多数健身房均属于特许经营品牌。IBISworld指出:“过去5年,诸如Anytime Fitness和Jetts Fitness这样的健身房连锁店增长迅速,其优惠价格和便捷性对新客户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鉴于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越来越多的人对肥胖和健康的意识日趋提高,进而推动了健身产业的发展。据IBISworld预测,未来行业收入有望进一步增长。

但是,对于澳大利亚整个特许经营行业而言,前景并不乐观。过去5年,受金融市场波动、和消费者负面报道影响,特许经营行业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谈到如何获得加盟连锁店的成功,特许经营营销平台Digital Stack的首席执行官Peter Harris指出,首先,选择一家强大的连锁经营品牌至关重要。毕竟投资特许经营店不像是买商品,今天不满意,明天可以退货或者转让。通常情况下,选择加盟一家拥有多个特许经营品牌的集团公司更为安全。

其次,特许加盟品牌并不总是具有价值的资产。时代在变,人们的消费观也在相应发生改变。Peter Harris说道:“即使是麦当劳,其在全球的生意也在逐步下滑。一方面,人们越来越关注健康饮食;另一方面,一些顾客认为该品牌已经过时。”在这种情况,事先做足功课、进行理性决策也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采访中,博满金资首席金融分析师魏睿昊先生提醒想要通过购买既有加盟店的投资者,在考察连锁店时,还是要多问自己和对方几个问题,有备而无患。

另外最好是能找到专业商业法律合同律师来协助审视合同,防止“霸王条款”以及“隐含条款”。虽然这笔开销可能高达几千甚至万元,但如果涉及到决定是否要将几十万投入生意中,这笔咨询费确实没必要心疼。

毕竟普通投资者不会看出合同中细节里藏着的“秘密”,到最后将你毕生积蓄耗尽的也恰恰就是这些藏起来的“秘密“。

《澳财网》为您整理了以下一个问题列表,希望能给予诸位考虑投资加盟店的读者一定的参考作用:

☑ 1) 现在的店主为何要转让?

☑ 2) 目前的工作人员是否保留?他们是怎样的背景?目前的薪资待遇?最近一次涨工资是什么时候?

☑ 3) 目前该连锁店的生命周期?如日中天还是日薄西山?周围商家或社区环境有没有大的变化?附近有没有新的竞争者进驻?

☑ 4) 连锁店对地址的要求与敏感度如何?附近是否在修建新的道路?是否换了新房东?新房东口碑如何?

☑ 5) 自己是否有能力维持该店面的现状,甚至做的更好?

☑ 6) 索要最近五年的财务报表,请会计师分析所在行业的市场趋势与变化周期。报表上是否有什么要调整的?

☑ 7) 联系房东,确定店面租期还剩多久?现有租期是否自动转给新的店主?租约到期是否可以续约?是否有条款变更等?

☑ 8) 加盟店所有的建筑、设备、车辆等的折旧状况如何?包括质保服务,是否自动转让给新店主?

☑ 9) 新店主和连锁店总公司间的协议是否有新的内容?新条款对生意是否有大的影响?

☑ 10) 现有加盟店是否还欠公司钱?如果有,由谁来付?

☑ 11) 该店是否有“地盘”保护?

☑ 12) 接下来的加盟期限是多久?续约的次数是否有要求?

☑ 13) 新店主是否可以对加盟店做一些改动或布局升级?

☑ 14) 政府或行业协会对该店经营有哪些法规、执照方面的要求?

☑ 15) 新店主和工作人员是否需要去接受总公司培训?培训费用?

在澳洲开加盟店就能移民过上好日子?现实却可能是一场倾家当产的噩梦

在澳洲如果拥有一家小店,若是可以一直坚持下去,终究会豪宅名车锦衣玉食。这似乎是老一辈华人移民们为了梦想编织出的美丽童话。然而,只要拥有希望生活总是美好的。来澳华人很多怀有创业致富的梦想,来到一个新的环境,太多的不知所措,创业路上有太多要摸索学习,无数的酸甜苦辣等着品尝。在众多创业模式中,加盟特许经营连锁店以其系统、规范和比较省心赢得众多投资人的青睐。
和单独开店相比,加盟连锁经营至少有下列优势:
1品牌的知名度和认可度2既有的客户群3一揽子的启动与经营支援
4已有成功的既定经营模式,让加盟者少走弯路
5总公司对分店持续的指导和支持
就像硬币的两面,加盟连锁店也不是完美无缺,也并非适合于所有的人和所有的情况。有时候,加盟连锁店会让怀揣梦想的投资人不知不觉就走入了一个噩梦。在澳洲,普通民众可能对零售食品集团 Retail Food Group(ASX: RFG)并不了解,但提起Donut King、Michel’s Patisserie、Gloria Jean’s Coffees就会觉得眼熟,这些餐饮连锁店在澳洲的大街小巷都不难发现,甚至一定会有些读者曾经动过加盟其中之一的心思。RFG 就是以上这些品牌的全球特许经营授权商。
RFG拥有Donut King、Brumby’s Bakery、Michel’s Patisserie、bb’s Café、Gloria Jean’s Coffees、It’s A Grind、The Coffee Guy、Café2U、Esquires、Pizza Capers和Crust Gourmet Pizza Bar等特许经营品牌,并以Di Bella Coffee、Evolution Coffee Roasters Group和Roasting Australia咖啡制造品牌向现有品牌体系和第三方客户供货的大型咖啡批发商。2014年下半年,该公司旗下的Gloria Jean’s咖啡连锁店还与中国的“狗不理”包子连锁店携手合作,成立了联合加盟企业。2016年初,RFG迎来了第2,500家加盟店开业的发展新高度。一切看起来都是激动人心的。
但在刚刚过去的12月11日,对RFG可谓是名副其实的“黑色星期一”,其股价暴跌逾25%,达到了四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股东们纷纷抛售股票,公司市值在一天之内流失了两亿多澳元。
大幅下挫的股价引起了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的注意,针对其发起的问询,零售食品集团表示自己遵守了持续披露的义务,并没有刻意对股东隐瞒任何导致此次股价暴跌的相关信息。那么这次RFG股价大跌是事出何故呢?
原来,在上周末Fairfax新闻集团刊登多篇报道,对RFG的经营结构以及商业模式进行了披露。其中更是深入报道了RFG欺压加盟商的情况。数百家商店因RFG的残酷商业模式,而面临破产。自报道刊登后,100多家加盟商均纷纷挺身而出,描述自己在RFG体制下的经历。有人甚至因此而婚姻破灭,或退休金付之一炬,或惨遭破产。据12月11日《澳洲人报》最新报道,RFG公开否认Fairfax传媒指责其未适当支持加盟店合伙方的说法,认为其自身为支持旗下加盟店而作出的努力以及此前公布的财务经营业绩都没有被公正的报道,并重申公司业绩表现依赖于各分支,已推出长期框架方案加强与加盟店的合作,同时聘请德勤协助开展两年期的业务重审。另外公司对于薪资合规义务非常重视,已采取措施规范加盟店行为并为其员工提供意见反馈渠道。回应是铿锵有力的,但事实上,RFG并没有对Fairfax报道中犀利的提问给予真诚的回应。
另外,目前该集团还发出严重警告,要求店主不能公开投诉,否则将违反签下的特许经营协议,并向目前现有加盟商发送了一封详细介绍公司媒体协议的信函。在该协议下,若媒体或第三方咨询企业、品牌或加盟关系等相关信息,RFG将提供支持。同时由于这些原因,若媒体或第三方就上述事项提出任何问题,加盟商在回答之前必须获得RFG的批准。
一、“禁言”之下RFG究竟发生了什么?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加盟商Wayne Hong称,自己简直就如奴隶般生活着,“他们把我们像狗一样对待”。还有许多加盟商皆声称该公司监视他们,并收取特许经营费等各项费用,以此推动品牌稳定发展,并从中获得高额利润。总部位于新州的Michel’s Patisserie加盟商表示:“我终于安心了,这件事长久以来如鲠在喉,如今终于得以公之于众。”另一名加盟商称:“2017年1月,我不得不将Crust Gourmet Pizza Store的业务进行清算,我的房子、退休金和储蓄都没了,现在只能靠着养老金生活。”居住在昆士兰州Marsden的茱莉娅-班克斯(Julia Banks)这些年来更是一直经受着恐慌症发作的折磨。她经常会在半夜突然惊醒,心跳加速,浑身冒汗。这一切都始于她和丈夫共同做的一个决定——加盟RFG旗下品牌之一的Donut King,并开始经营这家连锁甜甜圈店。
做这个决定的原因,显而易见,不过就是一个小家庭期待通过加盟的形式,成为零售食品集团这样行业巨头产业链的一环,从而得到大公司的资源以及经验,并借助大品牌的名气更快的让自己的店铺生意走上正轨。但对于茱莉娅来说,不但事与愿违,而且一家人的生活也几乎被这这个决定摧毁。总部设在昆士兰州黄金海岸的RFG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食品特许经营商,旗下品牌包括Donut King,Brumby’s,Gloria Jean’s,Pizza Capers,Crust Gourmet Pizzas和Michel’s Patisserie,其市值高达曾一度高达8亿澳元,拥有门店总数超过2500家。2015年年初,茱莉娅与RFG签订了特许经营协议,并开始了Donut King甜甜圈加盟店的经营。在经营之初,不论是RFG总部、周围亲戚朋友还是茱莉娅自己,都认为经营RFG旗下的加盟店是个再明智不过的选择,这样声名在外,并且产业链完备的店面就好比一座金矿,未来可期。但事实却给了满怀希望的茱莉娅狠狠一耳光——加盟店从开店第一天就一直亏损,甚至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收支平衡的情况。2017年11月,茱莉娅夫妇再也坚持不下去,他们清理打扫了店铺,将甜甜圈制造机和咖啡机打包,通知所有员工到一家小饭馆参加圣诞聚餐,并且在聚餐时,正式向所有人宣布了甜甜圈店将永久关闭的消息。茱莉娅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心碎的,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茱莉娅一家已经因为这家店赔上了几乎所有的积蓄,连自己的房子都保不住了。事实上,茱莉娅一家只是RFG旗下上千个加盟商之一,他们破产后走投无路的窘迫也绝对不是个例。据此前媒体报道,与茱莉娅一家有同样经历的加盟者就达到上百个。不只是Donut King,RFG旗下Brumby’s,Gloria Jean’s,Pizza Capers,Crust Gourmet Pizzas和Michel’s Patisserie的加盟商也不能幸免。茱莉娅的丈夫约翰·班克斯(John Banks)在店铺倒闭后写信给RFG总经理安德烈·内尔(Andre Nell),并在信中提到自己的店面已经成为RFG旗下品牌加盟店倒闭潮中的一员,作为加盟商之一,自己并没有什么其他选择;要么将店面大幅降价出售,要么眼睁睁的看着这家店成为“幽灵店”,没有顾客、没有收入、只有填不尽的资金黑洞。Fairfax在专题报道中也提到,目前有几百家RFG旗下的加盟店正在出售或即将出售,包括Gumtree、Seek.com.au以及澳洲本地中文平台都可以找到相关广告。据估计,目前有17%的Gloria Jean咖啡店正在出售,至少25%的Pizza Capers正在出售。其他品牌,包括Michel’s Patisserie,Brumby’s和Crust Gourmet Pizzas的出售店面比例也相当高。约翰请求总经理安德烈回购其当年在RFG聘请的代理人引导下买下的这家店铺,并表示RFG和代理人联合起来卖给了自己一个“赔钱货”。约翰表示,当年代理人在向自己推荐加盟店的时候,只提供了部分销售数据,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提供完整的财务账目,自己是在签署合同之后才拿到了店面真实的财务账目,在已经没有回头路的情况下,约翰绝望地发现,自己买下的店此前在RFG的管理之下,每年亏损额高达12万澳元。约翰在写给总经理Andre的信中严词表示,自己对RFG及其所委托代理中介机构在交易过程中的动机、诚信以及交易的合规性提出严重质疑。根据澳洲媒体报道,截止目前,约翰都没有收到来自RFG的任何回复,他收到的只有一张最新的催付店铺租金费用的催款单。实际上,对于业内人士来说,任何加盟品牌有超过10%的店铺处于出售状态,都会在一定程度上被认为经营不善,Fairfax在几天前RFG年会时,向RFG发送了一份问询信件,信件中包括就包括询问目前RFG旗下加盟店品牌有店铺出售比例以及亏损比例,但时至今日也没有得到回复。
二、RFG资本增长的秘密
自从2006年以每股1美元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以来,RFG在大多数时间里为股东创造了创纪录的利润,股本回报和股息分红,RFG股价在2015年触及7.15澳元高点。在过去的十年里,RFG收购了包括Crust Gourmet Pizzas,Pizza Capers,咖啡连锁店Gloria Jean’s,Café2U,DiBella Coffee和食品制造&分销商Hudson Pacific在内的15个项目,总花费超过5亿澳元,成为了一家名副其实的收购巨头。澳大利亚咖啡产业总体规模逾40亿澳元,其中零售咖啡领域规模约为32亿澳元,但目前市场上尚无一家独大的产业巨头,而是由6700家咖啡商平分秋色,每年总体盈利超过2.5亿澳元。然而随着市场日益壮大,有不少咖啡公司考虑扩张型发展策略,通过收购门店、全方位购进咖啡烘焙、加工设备等举措,统一控制品质和成本,以期扩大市场份额。
RFG先行一步,于2015年收购澳大利亚著名咖啡连锁品牌Gloria Jean’s和布里斯班咖啡品牌 Di Bella。收购成功后,RFG将继续秉承“农场到咖啡杯”的准则,直接采购咖啡豆、在集团名下澳大利亚、美国、新西兰等国的烘焙包装厂制作加工,扩大国际市场,并计划分销至中东地区和中国。在对Brumby’s,Michel’s和Gloria Jean这一系列咖啡品牌的收购交易之后,RFG通过向其旗下加盟咖啡店出售烘焙咖啡豆,在澳大利亚这个热爱咖啡文化的国家成为了屈指可数的烘焙咖啡豆供应商之一,年销售额连年升高,资本增长速度令人惊叹。但在增长的背后却有着阴暗面。近日,Fairfax媒体集团就通过一篇报道揭开了RFG的商业经营模式背后的秘密: RFG利用一个近乎残酷的商业模式,将一个又一个加盟商逼上走投无路的破产之路。
三、被逼上绝路的加盟商
首先,RFG内部存在系统性工资欺诈行为。出现这样情况的原因在于:加盟商在经营过程中会发现入不敷出是常态,所以会想尽办法、不惜一切代价减少运营成本,其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通过虚假合同雇佣员工,并尽可能地压低薪酬。而这些员工通常都是海外身份,持度假签证来到澳洲,由于身份限制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其次,在劳动力雇用成本不断上涨、租金不断上涨等不利经营条件之下,RFG以各种名义收取费用压榨旗下加盟商。与此同时,加盟商普遍认为总部给于的支持非常有限,其原因在于RFG试图减少各项支持服务以节省成本、保留利润。这些也进一步导致了旗下品牌创新产品太少、市场宣传不足以及食品质量低下等一系列问题。Fairfax报道中公布了一张照片(如下),照片中这个蛋糕来自RFG旗下一家Michel’s Patisserie加盟店,这个蛋糕不仅看起来已经发霉而且还有人类的毛发卡在里面。
另外,有文件显示,一些加盟店由于入不敷出、运营艰难,试图利用销售额作假等手段避免RFG在每笔销售额中抽成。RFG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已经通过各种方式监视加盟商,力求详细记录销售时间、销售产品类型、是否为现金交易等。凡是在审查中出现问题的加盟商都会被要求补交费用。在RFG不遗余力的监视加盟商,力图不让一笔应收账款溜走的同时,加盟商们却在遭受着破产、婚姻破裂、失去退休金的痛苦。多少加盟商在无法继续经营后试图出售自己的店面时绝望的发现,市场上根本没有买家愿意接手。在采访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40岁单亲妈妈表示,自己经营的Gloria Jean咖啡店在去年倒闭之后,自己失去了一切。现在不得不在麦当劳店里上夜班以维持生计。今年五月份,昆士兰州Currimundi的一家Donut King甜甜圈加盟店店主在用一年时间寻找买家未果后,以1澳元的价格转手了自己的店铺。
RFG旗下的加盟店已经成了千百个店主的噩梦。事实上,现如今心痛的不只是加盟商,还有早先将自己的生意自己多年的心血交给RFG的Brumby’s bakery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Michael Sherlock。Michael Sherlock在2007年以4600澳元的价格将Brumby的特许经营权出售给RFG。交易完成时,Brumby’s旗下有321家加盟店并有明确的增长趋势,但根据RFG最新公布的年报,Brumby’s加盟店已经只剩下246家。而现在Michael直言:加盟Brumby已经成了痛苦的源泉,走在街上,再看到自己当初的加盟店,已经不是正在出售就是空置,已经很难找到正常经营的店铺。也就是说,剩下的246家可能也已经是“垂死挣扎“。这些店的店主都成了可怜的人,守着一家赔钱的卖不出去的店,痛苦地变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退休金被一点点地耗尽。事实上,Michael在2007年将Brumby’s股权出售给RFG时,还留下了7家分店,但他发现,在RFG的商业模式之下,这些店面都由盈利转为亏损。18个月前,Michael出售了自己手上最后一家店,而这最后一家店只卖了1万澳元。在2007年之前,Michael的店每年能赚10万澳元,而现在却在RFG的管理之下亏损到如此严重。Michael在接受Fairfax采访时表示将原因归结于三点:商品成本上升、缺乏总部支持和产品缺乏创新。最重要的是,RFG是在为股东牟利,而不是为加盟商考虑。其商业模式就是尽一切可能的削减自身管理运营费用,与此同时,从加盟商处尽可能多地收取回扣和名目各异的费用。
四、加盟RFG这笔账到底怎么算?
加盟连锁店给了投资人经营上的指导与方便,但与此同时,选择加盟店的投资人往往都是没有任何业务经验的,只是单纯地希望通过大品牌的庇护降低自身风险。而也正因为此,加盟店的投资人更有可能被套牢。在不够了解的情况下,加盟店很可能成为一次悔恨终身的投资。比如RFG,在代理加盟投资者签署协议之前,连完整的账户信息都不会提供。就算拿到账户,也因为企业内部猖獗的工资欺诈而低估劳动力成本。“傻瓜”投资者不可能以一己之力看清楚这项投资的前景。RFG业务模式发展的关键因素其实是基于特许经营加盟者的增长而非生意自身利润增长。也就是说,无论旗下加盟店是盈利还是亏损,RFG总部靠“抽成”以及收取高达7%的特许权使用费都是在赚钱的。另外,加盟商还要向总部贡献2.5%-6%的的营销专用资金,这些加起来,加盟商很可能需要向总部进贡总销售额的10%甚至更多。
除了最初一笔几十万澳元的购买店铺的费用,RFG品牌使用费用、RFG培训费用,文书手续费用、租金、电器花销、项目管理费以及水电费杂七杂八加起来,每年花费可高达数十万澳元。另外,RFG的赚钱“小窍门”还有将未经处理的原材料卖给加盟商,比如作为批发商和咖啡种植商向Gloria Jean’s,Michel’s和Donut King等品牌出售咖啡豆。许多加盟商发现,其实自己完全可以在当地超市买到便宜很多的类似产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Gloria Jean的加盟商在Fairfax的采访中表示,总部的咖啡豆定价为每公斤26澳元,而同样的Gloria Jean’s咖啡豆却在Coles超市以特价每公斤20澳元出售。在这样的企业经营模式之下,RFG的财务出现了一种“神奇”的现象:销售额在不断减少,集团盈利却大幅上涨。以Donut King为例, 2013-2017年其净销售额从1.66亿澳元下降到1.6亿澳元,但同一时期,RFG的EBITDA却大幅上涨,从1270万澳元上涨到了1740万澳元。2017年RFG的应收帐款增长了109%,而销售额仅增长了49%。
五、RFG未来展望
今年六月份,瑞银(UBS)已经注意到RFG的资产负债表已经出现承压迹象,RFG很可能需要通过重新开立账户以符合新会计准则,这也已经在当时导致RFG股价大跌11.3%。RFG主席也在上个月举行的公司年会上发出警告,称RFG已经成为众多“无情”对冲基金卖空的目标。根据Shortman.com.au,目前RFG已成为澳交所(ASX)上最被看空的十支股票之一。据澳洲金融评论报导,2018–19财政年度,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IASB)的新规定要求全球经营租赁费用将被列入上市公司资产负债表。虽然离新准则的实施还有两年时间,但瑞银的分析师罗杰斯(Jordan Rogers)和乔希(Advait Joshi)认为,零售商应该最早于8月份在报告2016–17财年全年利润时就会涉及到这个问题。而且,这项新准则很可能对一些公司产生实质性影响。在瑞银客户名单中,受影响最严重的公司名单中就有RFG。
虽然RFG目前的披露表明,其经营租赁债务相对较低,大约为1500万澳元,但两位瑞银分析师担心受影响数额更高。“当我们对照会计准则后,我们认为(要求披露的)很可能是完全的租赁负债,包括RFG作为总租人租下商场店面产生的负债,以及与连锁商签订的分租合约产生的负债,都要合并计入资产负债表中。”如果上述解读是正确的,多达1.05亿澳元的额外债务将记入RFG资产负债表,公司净负债对息税前利润的比例将从1.7升至2.5, 瑞银因此将该公司的价格目标下调了17.5%,至每股4.70澳元(目前已跌破此价格)。由于国际市场上遭遇困境,且无法从联锁加盟商处收回营销成本,RFG在6月底将2017年的盈利预期下调330万澳元。消息公布后,股价应声而跌。RFG在Fairfax报道刊登前曾在一份声明中说:“由于公司日益多样化的商业模式,提供了持续的增长机会,RFG对未来业绩保持乐观态度。”并试图通过预测2018财年净利润增长率可达6%来安抚投资者。但目前看来,RFG想要力挽狂澜难于上青天。
文章的最后,想要提醒想要通过购买既有加盟店的投资者,在考察连锁店时,还是要多问自己和对方几个问题,有备而无患。《澳财网》为您整理了以下一个问题列表,希望能给予诸位考虑投资加盟店的读者一定的参考作用:
问题列表
☑ 1) 现在的店主为何要转让?☑ 2) 目前的工作人员是否保留?他们是怎样的背景?目前的薪资待遇?最近一次涨工资是什么时候?☑ 3) 目前该连锁店的生命周期?如日中天还是日薄西山?周围商家或社区环境有没有大的变化?附近有没有新的竞争者进驻?☑ 4) 连锁店对地址的要求与敏感度如何?附近是否在修建新的道路?是否换了新房东?新房东口碑如何?☑ 5) 自己是否有能力维持该店面的现状,甚至做的更好?☑ 6) 索要最近五年的财务报表,请会计师分析所在行业的市场趋势与变化周期。报表上是否有什么要调整的?☑ 7) 联系房东,确定店面租期还剩多久?现有租期是否自动转给新的店主?租约到期是否可以续约?是否有条款变更等?☑ 8) 加盟店所有的建筑、设备、车辆等的折旧状况如何?包括质保服务,是否自动转让给新店主?☑ 9) 新店主和连锁店总公司间的协议是否有新的内容?新条款对生意是否有大的影响?☑ 10) 现有加盟店是否还欠公司钱?如果有,由谁来付?☑ 11) 该店是否有“地盘”保护?☑ 12) 接下来的加盟期限是多久?续约的次数是否有要求?☑ 13) 新店主是否可以对加盟店做一些改动或布局升级?☑ 14) 政府或行业协会对该店经营有哪些法规、执照方面的要求?

☑ 15) 新店主和工作人员是否需要去接受总公司培训?培训费用?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